中文啦

字:
关灯 护眼
中文啦 > 梦凡传 > 第15章 试炼 人门篇

Video Cover Image

第15章 试炼 人门篇

中文啦 www.zhongwenla.com,最快更新梦凡传!

残忍,狠辣,不择手段,这就是修炼世界的真实情况吗?

要自己学那些杀手吗?

赵梦凡一次次地问自己。

不,不是这样的,一定不是这样的。

然而那些血腥的画面却不受他控制,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。

清楚这只是幻境,但是他却无法做到凝神静气,不愿意变成杀人狂魔。想从“人门”出去,难道只能用老祖给的神识罩吗?

他不甘心,又忍受不了,只能闭着眼睛,但是仍然能看到在发生着什么,听到全村的哀嚎,甚至能看到那个被首领抓住的小孩还在滴血。

重复,不断的重复,每一次都是一模一样。

他觉得让这些画面消失的机关应该就隐藏在这些画面里。他想找到出去的线索,一次次的回想着这些画面:村庄,树林,杀手,首领,小孩子!

赵梦凡仔细分析着每一处地方。

村庄,商店林立,人头攒动,安静繁荣,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的过滤着所有可能的线索。

树林,树林里只有一群小孩子玩捉迷藏,仔细分析之后也没有发生什么啊。

杀手,杀手伪装成两方对战,然而真实目标却是这些村民,面对手无寸铁的村民,这些杀手何必还要伪装成敌对状态呢?虽然不明白,但是他也找不到破绽,找不出能够解释不通的地方。

首领,首领的眼神明确看到了自己,而且所有人只有他一个人说过话。

“四处搜索,不留活口。”

难道这就是提示?

赵梦凡心里想着,难道是要自己四处搜索,解决剩下活人的意思?想了想,他摇摇头,这也不可能,而且就算真有活着的人,他一个灵力全无的人又能怎么样,想想也只能苦笑一下。

剩下的就只有那个自己身后的小孩子了,被首领击杀,还在滴着血。

虽然这十分残忍,他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这里刚才几百名村民惨遭屠杀,小孩也只是其中一个,虽然离自己最近,现在还滴着血。

这血!

赵梦凡恍然大悟,就是这滴血,其它几百个村民不管怎么被杀害都没有流血,而只有这个小孩子有血。问题肯定是在这个小孩子身上,但是具体在哪里他现在还不清楚。

索性直接去找这个小孩子,认真地看着他。

而当他盯着小孩子的时候,小孩子却华为了烟尘,村庄、杀手、树林也随之烟消云散了。

不过,还没等他松口气,又看见小孩子变成了首领的模样,而同时他自己却在首领的手里,还滴着血,然后他又仿佛听见了首领的话:“四处搜索,不留活口。”

他顿时感到一阵窒息,就要“死”了,甚至他都没有机会捏碎灵光罩。

奇怪,自己明明被首领杀害,为什么还能听到声音,难道,自己已经到了地狱?真的有地狱的存在吗?

在听到嘈杂的声音之后,他十分的疑惑?这是怎么了,自己居然又想到了地狱。

咦?这不是刚才的村子吗?发现自己还处在村子里,只不过村子现在所有人都在村子外面,大家吵着吼着:“杀了他们,赶走他们”。

他们大喊的对象怎么那么熟悉,难道他们是小孩的父母?

赵梦凡发现自己化身成了小男孩,而村民们喊杀的对象,正是他的父母。为什么村民会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,难道就因为他们流浪到此,不是本地人就该受到歧视吗?

小男孩和其他小孩从树林玩耍回来时,亲眼看到了这一幕,而其他孩子见此情形,也都飞奔到自己的亲人身边,和他保持距离。

“大家都安静!”

村长说道:“洛东来,你跑来我周村是何目的想必你比我更清楚,虽然你并未得手,但是你居然出手伤及我周村村民,这是我们所不能原谅的。”

宣布完罪行之后,村长命令道:“留下双手,把他们赶出村子吧。”

不过还是有一些村民不甘心,他们对着村长喊话:“村长,村长,不可以就这样放过他们,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同党!”

村长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小男孩一眼,安抚道:“虽然洛东来犯下了伤人之罪,但是罪不至死,要了他一双手,他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,得饶人处且饶人,就这样吧。”

“啊~啊!”

在洛东来的一阵惨叫中,村民硬生生的砍掉了他的双手。

小男孩和母亲带着昏迷中的洛东来离开了村庄,然而就在他们离开村子不远的地方,洛东来就坚持不住了,在满腔愤懑中死去。

小男孩没有哭,只是十分疑惑的望着母亲。

他们一家在两年前来到这个地方,虽然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,但是也很满足,村里的人对待他们也相当的友善,到底他们做错了什么,村长和村民要如此狠心对待他们?

“母亲,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?”

母亲望着小男孩,伪装出一脸慈祥:“这就是这个世界啊,母亲身子病了,你父亲为我求药不成,想为我偷回来,结果被发现了,为了逃避罪责他才出手伤了人。”

咳嗽了几声,女人继续说:“你父亲之前就受了重伤,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躲避仇家。所以就因为这样一点小事,就被他们砍掉了双手,最后惨死在此。”

女人语言中透露着无尽的恨意,然后又十分不甘的对着小男孩说:“带着这封信,去苍炎山找你外公,好好修炼,记住,一定要为我们报仇。”

女人说完就断气了,而且眼睛都没能闭上,死不瞑目。

小男孩听着母亲的话,眼泪终于流了出来。

赵梦凡此时能切实的感受到小男孩内心的悲痛,他也觉得这个仇是必须得报的,至少得讨个说法。

掩埋了父母的尸体,小男孩一路千辛万苦来到了苍炎山,这是当初和父母一起来过的地方,虽然他那时还小,但是仍旧留有一丝记忆。

把信给了他的外公之后,他也就留在山上修炼。

小男孩日以继夜的修炼,从一个没入阶的孩子,不到一年就达到了人灵中期,这一年他才十一岁,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天才,外公也对他刮目相看。

不过,让人惊讶的还在后面,小男孩十七岁的时候,就成为了地灵期高手。

对于少年如此快的成长速度,赵梦凡也是震惊的目瞪口呆。他现在已经快二十岁了,也仅仅是人灵中期,距离地灵期可以说是遥不可及。所以,这个少年,绝对是天才。

又是三年过去,春夏秋冬,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男子。这三年间,他从来没有停止过修炼,哪怕一天也没有间断过。现在他已经是地灵期二段的高手,在同龄人中已经是无敌的存在。

赵梦凡当然明白二十岁的地灵二段高手意味着什么,简单的对比来看,洛家的洛秉承贵为一族之长,而且少不了的修炼资源,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也才是地灵二段而已。

他自然没有贬低洛秉承的意思,只是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少年修炼的夸张速度。

很快,日子又到了十月十九,少年永远忘不了这一天,因为这是他父母的忌日。这些年来,每每到了这一天,少年都会上后山一次,在山顶向周村的方向跪拜。

回来的时候,师兄朱长学叫住了他:“洛师弟,师公要见我们,叫你回来后就一起去见他!”

“好!”

师兄弟俩一起来到了他们师公的住处。

“外公!”

“雪恨,进来吧!”

雪恨,正是小男孩,到了苍炎山之后,他外公给起的名字。

“十年了,雪恨,现在你已经是地灵期二段的高手了,该是下山报仇的时候了。”

老者说话的时候没有睁眼,语气也是相当平静。

“这次,我派你师兄和众弟子随你一起下山,除了报仇之外,也把你父母的尸骨收回到山上来安葬,做了这么多年的孤魂野鬼也该回归故土了。”

洛雪恨一双眼睛望着老者,眼睛里冒着炽热的血光,他等这一天已经足足等了十年了,十年间,他勤学苦练,为的就是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