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啦

字:
关灯 护眼
中文啦 > 梦凡传 > 第17章 试炼 天门

Video Cover Image

第17章 试炼 天门

中文啦 www.zhongwenla.com,最快更新梦凡传!

赵梦凡进入了天门,而此时的洛云霜还在《灵愈》里努力练习。

之前赵梦凡给过她提示,把治疗用的灵愈术用到战斗上,理论上一点问题都没有,不过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比较麻烦的。

道理很简单,敌人不可能像病人那样乖乖的任你施法,也不可能像治疗那样处于相对稳定的环境。

所以,想要“灭灵”在对敌的时候随意发挥,首先要做到能够在对敌的时候随意的使用“灵愈”。

这是接受了赵梦凡的建议,洛云霜慢慢领悟出来的。她认为就算暂时做不到对敌,但是能在对敌的时候治疗自己也是相当不错的。

与洛云霜有明确努力的方向不同,赵梦凡其实非常无奈。因为他不能纳灵,也没有灵力。

虽然通过“人门”很顺利,不过他很清楚这个“人门”就是一场纯粹的对人性的考验,只是人格审查,并没有给他带来实质性的帮助。

对于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优秀大学生来说,这场\\\人门\\\的考试难度只相当于一张小学试卷。能顺利无害地通过,他还是非常高兴的。

步入“天门”,他也没有去想那些没用的,既来之则安之,不管出现的是什么考验或者难题,一一应对就是了。

一道强光闪过,他出现在了一座高山的山顶。这座山非常高,但是山脚的一条清澈的小河却非常清晰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小河上有一座木桥,桥的两边分别站着一个人。两人拿着巨斧向着对方冲杀过去,结果谁也没能杀死对方,纷纷受伤掉进了河里。

两人从河里爬起来,两人的伤因为河水的缘故都恢复了,然后又继续向对方冲过去。

两人一次次的冲向对方,继而掉进河里,然后又爬起来继续向着对方冲杀,无休止的重复着。

渐渐的,河水开始变红。

随着两人无休止的战斗,无数次的掉落爬起,小河慢慢的开始枯竭,最后只留下了干枯的河床。

小河消失了,当两人再一次从桥上掉落,他们再也没有力气爬上岸了。

两人相互望着,没有说话,更没有向对方屈服或者和好的意思。就像石头一样坐在那里,直到天空下起雨来,慢慢的汇集在了河沟里。

看着慢慢汇聚的河水,两人又动了。

这次他们没有爬上岸,就直接在河里厮杀了起来,最终同归于尽,淹没在了清澈的河水中。

河水恢复了宁静,小桥依旧,似乎那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然而,没平静多久,桥上又出现了两个人,和之前那两人一样,重复上演着以命相搏的游戏。

赵梦凡想走到河边,不过走了几步发现又回到了原点。

他觉得想要通过这一关,必须阻止他们,不然他无法通过这场考验,也无法得到最后的传承。

“人门”考验的是他的本性,包括领悟生死。这里像是对他人生命态度的考验,所谓医者的本心。

他想着要下山,不过走了几步,发现徒劳无功之后,他觉得这次考验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闭上眼,想着他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:高山,小桥,流水,争斗的两人。

这个画面和那句诗极其相近: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。

无休止的争斗破坏了本来的平静,平息争斗,恢复和谐安宁的气氛也许就是他需要做的。

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争斗源于自私,正是因为人心的贪婪、无休止的欲望才滋长了仇恨。最终在仇恨的驱使下,陷入无休止的争斗,最终走向毁灭。

难道要阻止争斗就只有消灭掉一方吗?

想要结束纷争,让一个人获胜,让另一个人死去?

他马上否决了这种做法,毕竟,短暂的平静不代表永久的和平。

山下两人的战斗,因为河水的消退而停止了。而随着雨水把河床灌满,河里的两人又继续搏杀起来。

看到此情形,赵梦凡也渐渐明白了,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深奥。因为,当河水枯竭的时候两人的争斗就停止了,而当河水重新汇聚的时候,两人又搏杀了起来。

所以,答案显而易见,河水就是阻止他们继续争斗下去的关键,而桥只是起因而已。

由此可见:想要制止争斗,如果不能控制人贪婪的本性,那么可以让他们失去争斗的理由,没有了利益也就没有了争斗的必要。

带着这种想法,赵梦凡脚下微动,仅仅一步就来到了河边,之前他所站立的高山却变成了一块大石头。

他才恍然大悟,一切的贪念和欲望,都没有对生存的渴望巨大。而人只有真的到了快死的时候,才会觉得想要活着,才会觉得渺小。

只可惜,在大多数的时间里,人们都觉得生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,在安全的环境下滋生出强烈的贪念和欲望。

看着身边的大石头,他轻轻举起砸向小木桥。

石头落在木桥中央,“喀嚓”一声,木桥应声而断。

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,又有两个人出现在了河的两边。

见到此情形,赵梦凡明白还必须破坏掉这条河,让它变成普通的河流。

要破坏河水的治疗功效,那就必须得有人牺牲。之前两人受伤在河里治愈导致了水流的干涸,说明血液对于河水是非常特殊的存在。

不慌不忙的,赵梦凡咬破手指,把手伸进河里,如他所想的一样,河水因为血液的关系变成了普通的水,河边的两人也顺利的从河里到达了对岸。

正当赵梦凡起身想把手从水里抽出来的时候,却反而被河水吸了进去。顿时,河水淹没了他,围绕着他,整个小河停止了流动,以他所处的位置为中心,汇聚而来。

赵梦凡感觉河水通过皮肤直接浸透进了他的体内,手指上的疼痛更是千倍万倍的在他全身蔓延。他想要挣扎出去,只是身为游泳高手的他却完全无法摆脱。

他非常难受,开始恐慌,觉得冤枉,觉得自己就要死了,变得非常愤怒,渐渐的有些失去了理智。

“别动!”

就在这时候,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。

谁?

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,还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有些调皮,也很好听。

突然出现的声音如当头棒喝一样,让他安分了许多,才发现这水并不影响他的呼吸,也让他从刚才的愤怒里清醒了过来。

没有时间去想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,他完全被河水的异样所吸引。

他发现河水不仅能够疗伤,而且会放大受伤之人所受的痛楚,同时也给他了莫大的力量,而这些痛楚在力量的催使下,就会转变为愤怒和仇恨。

咬破手指这样轻微的疼痛都会让他迷失、愤怒,可想而知如果伤势稍微重一点,那肯定会被仇恨所控制了。

平静地站在水里,不再挣扎反抗,任凭河水渗透进他的身体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他甚至感觉到了体内有一丝灵力的波动,顿时惊喜无比。尝试了一下纳灵,还是失败,安慰刚才出现的是幻觉。

渐渐的,河水平静下来,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这河水并不是虚幻的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之前认为所看到的都是虚幻的,不管是站立的小山变成石头,还是小桥被石头砸中如自己所想而折断,都不是真实存在的。

而更匪夷所思的是,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河水是真实的,再三确认,很肯定绝对是真实存在的。

难道在这地底深处,还隐藏着这样一条河流?

许久,感觉不到任何变化之后,赵梦凡从河里上了岸,身上还滴着水,觉得有点冷,甚至打了个冷颤,但他也只能无奈的慢慢等水干了。

如果说有灵力,倒是可以释放灵力来取暖,甚至烘干自己身上的衣服。但是他很清楚,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脱下身上的衣服,想拧干一点,却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光滑洁白,甚至隐约能看见骨头。

他惊呆了,忍不住地想要用手去感受一下。

而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他不仅能感受到皮肤的细腻柔滑,甚至他能从皮肤上感觉到手上的具体温度和每根手指的不同力度。

就这样小小的一次触碰,带给他的震撼却是无以复加的。

甚至,他还能够感觉到空气的温度和湿度,最让他觉得神奇的,是他通过皮肤就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灵力。

这太神奇了,因为不管是另一世还是这一世,正常情况下,一个人对周围的环境变化大多是有无和强弱之分。比如,起风了,风很大;下雨了,雨很大;空气干燥或者湿润等等。

而现在,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身边的风是两米每秒的速度,空气中的湿度完全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数,甚至灵气浓度完全可以用数字表达出来。

毫不夸张的说,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个环境检测仪,什么高科技玩意儿与现在的他相比都弱爆了。

这一点可是大有用处的。修炼,也只不过是把身体外的灵力通过几处重要的穴位吸纳进身体储存,当然修炼的高低自然也决定着体内灵力储存的多少,不过,普通的修炼是需要静心打坐的。

如果能通过身体皮肤就能吸取灵气的话,那简直就是开了外挂,随时随地就可以凭借意念进行灵气的吸取,那如果以这种方式修炼的话,岂不是会比普通修炼快上许多倍?

想到了这一点,他也尝试着吸纳灵气,虽然之前自己不能通过修炼吸纳灵气,但是能通过皮肤直接吸纳灵气也说不定。

认真的感受着空气中那微薄的灵力,想象着自己在水中的时候,那一丝丝的灵力浸入自己身体的感觉。

这一尝试令他非常兴奋,灵气真的通过皮肤进入了他的身体。虽然没能进入丹田,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。感觉双手现在雄浑有力,甚至随着灵气的增加他手臂上的肌肉都开始变形。

有些激动,一拳砸在地上,竟然砸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坑来。

赵梦凡此时才觉得这场传承试炼没有白来,不是贪得无厌,而是他现在最渴望的是自保的力量。

他想活下去,为了报仇,也为了解穿越的真相。